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新闻  >  本港
无良小酒吧专宰泡妞男

  

  有种无良咖啡店、小酒吧,目标群体定位明确,只对“想泡妞的男性”开放。“女朋友”会不经意间经过并提议进店内小憩一会。可就是这么坐着聊聊天,天价菜品、酒水总会让男性钱包大瘦身。这就是酒托诈骗。

  今年5月,一酒托诈骗团伙成员相继落网。近日,该团伙中9名成员因涉嫌诈骗罪被思明区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

  2015年5月中旬,小军的QQ上来了一位陌生人。对方自称其名为“叶文静”,想跟小军交个朋友。就这样,两人在QQ上聊了起来。

  “我们去逛街吧!”2015年5月14日上午,“叶文静”在QQ上约小军一起去逛街。当天18时许,两人如约在瑞景商业广场喷泉处见了面。

  走着走着,两人走到了一休闲吧门口。“叶文静”提议进去坐坐。一份果盘、两杯红酒、一盘鱿鱼丝、一盘瓜子相继被送了上来。“490元。”服务员提出得先买单,小军当即刷了卡。

  “这红酒有点酸。”以此为由,“叶文静”又点了一壶红酒,小军刷卡610元。不久后,“叶文静”一朋友来到现场,两个女孩酒量惊人,连续点了五六壶红酒。

  短短时间,小军已刷卡累计10804元。小军觉得不对劲,借口身体不舒服离开了现场。

  事实证明,小军的感觉是对的,这些女孩正是传说中的“酒托”,他被设计进了骗局。

  经初步统计,遭“叶文静”等人诈骗的男性不在少数,共50余人。在“叶文静”的背后,是一个多次进行酒托诈骗的团伙,内部分工明确,辗转厦门多个商圈,开设小酒吧、咖啡店作为据点。

黄劲超 制图

  成本可以忽略 怎么做都会赚

  酒托骗局常见诸报端,但其中细节你知多少?且看晨报一一为你揭秘。

  这起案件中,阿强是一名操控者。今年5月,一老板找到阿强,称其在瑞景商业广场后开了一家咖啡厅,让阿强去他那上班。此前,阿强“任职”于后埭溪路一酒吧,该酒吧刚被公安机关取缔。对于该老板的邀约,阿强心知肚明,跟老板协商了抽成,老板占22%,他拿78%。阿强需自行承担“键盘手”、服务员、保安、酒托女的费用。其中,“键盘手”占35%,酒托女占25%左右,服务员等领取固定工资,平均每日200元。

  阿强在QQ上组建“厦门高级白领群”并将酒托女、“键盘手”等拉入该群。酒托女需要阿强面试看长相,其他人则需要“培训”。

  同时,阿强找来阿和,又在洪文五里开了一家名为kite coffe的咖啡厅,做的一样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生意。这些咖啡店、小酒吧针对的人群十分精确:“想泡妞的男性”,他们舍得花钱,即便不舍也会顾及颜面而付钱。

 

  “不管怎么样都是赚钱的。”阿和说,与利润相比,经营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以菜单上的红酒为例,有两种,标价分别为800元/瓶、1300元/瓶。实际上,店内只有一种红酒,进价每箱105元。另外,店内的其他菜品亦是天价,果盘128元,3个小菜96元,由廉价红酒和雪碧调制的鸡尾酒一杯要128元。

欢迎关注“海西身边事”微社区关注
 
收藏  打印  评论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