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新闻  >  本港
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镇守台湾海峡,成立11年来救助遇险人员229人

  

  8月18日清晨,东山外海一渔船发出求救信号,不久后,东二飞厦门救助基地内,警报响起,一次紧张的救援开始了。

  机组迅速确定救助区域,制定飞行航线,20分钟后,“B-7328”直升机载着搜救机长、副驾驶、绞车手、救生员飞往东山外海。在能见度不足1000米的海面上, “B-7328”机组找到目标渔船,救起受伤渔民。

  这只是东二飞的一次普通救助,无论重大救助还是普通救助,他们一次都不懈怠。

海上救援图片

  [艰难救援]

  台风天营救17名外籍人员

  没有固定航线,每次救援充满未知,也许救援地点从未去过,也许救援环境恶劣。

  去年7月,台风“麦德姆”正面袭击福建,当所有人躲避台风时,前方传来消息———一艘载有17名外籍人员的货轮搁浅,逐渐倾覆。制订救援计划后,凌晨4点多东二飞从厦门机场出发,向台风区域前进,一个小时后抵达救援海域。

  现场救援条件恶劣,强风把巨浪掀了3米多高,货轮已经倾覆,17名外籍人员被困在礁石上。“B-7328”盘旋于礁石上方,机长与副驾驶控制飞机,救生员下到岛礁实施救援,绞车手控制全局,配合默契,最终将17名外籍人员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

 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队员。

  [爱岗敬业]

  最佳救援时机不容错失

  东二飞组队时间不长,队伍平均年龄28岁,机组人员全是80后。东二飞仅有的2名机长轮流坐镇厦门、福州两个基地, 24小时待命值班。

  黄智斌是一名搜救机长,是东二飞仅有的2名机长之一。“太优秀,就得享受孤独。”与救援现场表现出的冷静严谨不同,生活中黄智斌幽默风趣,他掐指一算,估摸着快1个月没见家人了。

  工作地点在厦门、福州两地切换,家却在漳州,条件允许下,黄智斌有时晚上7点左右回家,见老婆孩子一面,当晚11点左右再赶回基地。“不能在外面睡觉,万一有救援任务,将错失最佳救援时机。”他说,谁都不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对于家人,黄智斌有许多愧疚,他明白家人频繁问候的背后是担心,而他也习惯在出完任务后,对家人说善意的谎言:“太闲了,今天一点事也没有。”

  [勇于担当]

  保障台湾海峡运输安全

  目前,国家交通运输部下属共有4支专业的空中救援队伍,东二飞责任海域北起霞浦、台山列岛,南至汕头海域,东面沿海岸线向外延伸约110海里。台湾海峡,是我国南北海上航运的咽喉要道,是东北亚与东南亚、印度洋沿岸各国间的重要航运通道。

  成立至今,东二飞保障台湾海峡运输安全,救助多名台籍同胞。2005年10月6日,东二飞成功救助台湾渔船“金吉”号两名台湾籍遇险船员,这是大陆救助直升机第一次援救台湾同胞。

  培养搜救机长过程漫长

  将一名飞行学员培养成为一名直升机搜救机长,要多少年?

  没人能给出准确答案,有人说至少10年,也有人说,得努力一辈子。东二飞建队11年,至今也只培养出2名机长(含一名教员机长),难度可想而知。

  培养一个搜救机长为何这么难?晨报记者了解到,直升机搜救机长不仅需要娴熟的驾驶技能,还要具备丰富的救助经验与灵活的应变能力,随时能应对突发意外。一开始,单位先到航海相关专业院校挑选身体条件和心理素质过硬的大学毕业生,而后,毕业生经过至少一年的学习,考取飞行执照后成为飞行学员。

  从飞行学员到搜救副驾驶,约需要六七年。而从搜救副驾驶再到搜救机长,虽只是一步之遥,过程却更加漫长,需通过层层评估及残酷筛选。 

  只有在如此严酷的培训和筛选下,才能提高队伍的救助实力,确保飞行安全。

伤者被送到厦门高崎机场。

  声音:

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女队长赵璐

冲得出去,救得回来

  作为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首任队长,赵璐经历了东二飞筹建过程,见证了东二飞从白手起家到逐步壮大。

  她告诉记者,东二飞筹建背后有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筹建之初,国家曾计划让驻点上海东海第一救助飞行队来厦设基地,后来,考虑到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国家交通运输部决定专门在厦门筹建一支新队伍。

  如今,南海、北海各有一支飞行救助队伍,而东海却有两支飞行队伍,东二飞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从租赁直升机,到如今拥有4架直升机,近5年来,东二飞队伍不断扩大,救援实力不断提高。赵璐说,刚接管这支队伍时,有些队员并不清楚自己的职责,而随着办公秩序和规章制度逐步完善,队员们也建立起使命感,为能营救他人而自豪。 

  “队伍要冲得出去,救得回来。”赵璐说,队伍若要技艺过硬,就需通过反复训练演练,在实战中能发挥关键作用,救得了他人,平平安安归来。 

 

欢迎关注“海西身边事”微社区关注
 
收藏  打印  评论   阅读